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热点资讯
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:快3平台 > 产品中心 > 民间故事: 少女地府鸣冤, 判官找阎罗王帮忙: 带回来去地狱转转
民间故事: 少女地府鸣冤, 判官找阎罗王帮忙: 带回来去地狱转转发布日期:2022-04-05 20:04    点击次数:214

“冤枉啊,判官大人,你可要为民女做主啊!”

听到殿外女人的哭喊声,正在批改公文的判官脸色微变,记得前不久审理案子时,得知如今阳间已是明朝,且百姓安居乐业,四海升平,地府阴差也是各尽所责,判官殿外的鸣冤鼓也是很久没响了,今日为何忽然出现个鸣冤之人?

来不及多想,判官立马穿戴整齐,宣人上堂了解情况。来者是个身穿白色襦裙的年轻女子,模样出众,举止端庄,一看就是大家闺秀。判官探头一看,随即举起手边的堂木一拍,正色道:“堂下小鬼,有何冤情,还不速速讲来!”

女子双膝跪地,声泪俱下道:“小女名叫赵迎叶,是洛阳城内赵家的嫡女,特前来状告本地员外,薛一漂!”

从她口中,判官了解到,这个薛一漂的舅父乃是当朝正三品大官,且有太子做靠山,而薛家世代经商,家财万贯,是当地一霸,无人敢惹。薛一漂仗着自家有权有势,经常欺辱无辜少女,胆敢反抗者皆被残忍杀害,无数家庭因他破碎。

赵家世代书香,也算是大户人家,只是到赵迎叶这一代有些落魄。薛一漂看上赵迎叶后,便施展各种手段,甚至保证得到赵迎叶后,定会出资帮助赵家渡过难关。赵迎叶为了家庭,只好牺牲了自己,怎料薛一漂对她很快就失去了兴趣,非但没有帮助赵家,还一脚踢开了赵迎叶。

赵迎叶悲愤交加,加上薛一漂之前的种种罪行,她决定状告薛一漂。可当地官府跟他穿一条裤子,赵迎叶便打算到京城告御状。可这事不知被谁给听了去,并偷偷告诉了薛一漂。

薛一漂听后勃然大怒,立马派出杀手埋伏在了赵迎叶去京城的路上。就这样,赵迎叶刚出城没多久就成了刀下亡魂,当地知府自然知晓真相,可他选择了隐瞒。被阴差带进地府后,她居然碰到了那些被薛一漂害死的女孩。看着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无辜冤死,赵迎叶决定帮助她们申冤。既然阳间的官员关不了,那就还早阴间的判官。

赵迎叶从小就听家里的老人说过,地府判官都是心地善良、正直且赏罚分明之人,没有一个坏人能够逃脱他的法眼。

听了赵迎叶的供述,判官脸色微变,随即叫人拿来生死簿,查阅起薛一漂。可在看到其寿命那一栏后,他却愣住了,犹豫片刻后,判官才淡淡道:“阴阳相隔,两者互不干涉,互不影响,恕本官无能为力!”

赵迎叶听后微微一愣,随即大笑起来:“说什么互不干涉,我看这阴间跟阳间没什么不同,无权无势之人只能任由欺辱,你们高高在上,不过徒有其表罢了!”说完,赵迎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看着赵迎叶的背影,判官心里五味杂陈,阴间无法干涉阳间,这可是天庭制定的铁律,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地府判官,则能违反规矩。如今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等薛一漂自然死亡,可生死簿上显示,他能活到九十岁高龄,实在没天理。

思来想去,他决定去找阎罗王求助。阎罗王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眉头微皱:“这赵迎叶所说没错,我们身为地府执法之人,自当秉公办事,铁面无私,可阳间之事我们的确没法管。”沉吟良机,阎罗王继续道,“这样吧,我认识一个人,就住在洛阳城边,你拿着我的令牌去阳世找他帮忙。务必将那薛一漂给带回来,让他去十八层地狱转一转。”

有了阎罗王的支持,判官立马着手去办。他拿着阎罗王的鬼王令牌,离开鬼门关来到阳世,便化作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。按照阎罗王的指示,他很快便找到了那个住在洛阳城边的关键人物。

那是个姓胡的老汉,须发皆白却精神抖擞,判官刚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扶着锄头在地里打盹。在看到判官腰间的鬼王令牌后,胡老汉脸色骤变,立马跪地磕头:“不知阎罗王大人到此,草民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啊!”

判官一听,既然此人认识鬼王令牌,那自然是了解阴间之事,他赶忙将其扶起,并介绍起自己的身份,说明了来意。胡老汉听后点点头,随即开口道:“判官大人放心,我自有办法将那薛一漂带到地府!”

这胡老汉本是个阴阳先生,精通命数推演之法,结果在四十岁那年被一个刚上任的阴差给错抓到地府了,因此有了走阴,也就是往返阴阳两地的能力。之后,阎罗王便叫他当起了阳间阴差,负责协助地府相关事宜。随后,判官在胡老汉的带领下,找到了这个薛一漂的住处。

薛府此刻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,一打听才得知,原来薛一漂前不久又看上了一个女孩,威逼利诱下终于使女孩答应嫁给他,婚礼就在今日。俩人听后本想直接进去,却因衣衫褴褛,被当成乞丐赶了出来。

判官和胡老汉面面相觑,随即来到薛府后门。判官直接穿墙而过,并打开后门放进了胡老汉。当时天色已晚,喝醉的薛一漂已经钻进了洞房,并抱住了强娶回来的少女。就在这时,房门被一脚踹来,判官和胡老汉冲了进来,拽住了薛一漂。

薛一漂被吓了一跳,一看是俩乞丐,当即就要开口吆喝,好在胡老汉眼疾手快,脱下鞋子塞进了他的嘴巴里。一盘的判官开口道:“薛一漂,你在地府被告了,如今本官特来带你回地府接受审判!”

薛一漂听后,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二人,判官扶额,随即大手一挥,直接当着他的面变成了两人多高,青面獠牙的恶鬼。薛一漂被吓得魂飞魄散,裤子处也传来了骚哄哄的味道。

胡老汉见状,拿开他嘴里的鞋子,薛一漂这会已经被吓傻了,愣在原地动弹不得。胡老汉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坛子,并将里面装的白色粉末洒在了薛一漂的身上,随后拿出招魂幡念动咒语,薛一漂抽出一番后,灵魂就被招魂幡扯出了肉体。胡老汉告诉判官,那些粉末都是死人的骨灰,将其洒在人的身上,可以掩盖生气,进入地府。不过天一亮,那人的灵魂就会自动回到身体。

之后,判官便带着薛一漂的灵魂回到了地府,而胡老汉则趁机溜出了薛府。躲在床上的少女早已被吓傻,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薛一漂,她才相信所见非虚。

很快,判官就押着薛一漂回到了判官殿,阎罗王也早已在此等候。判官换好官府,堂木一拍,怒斥薛一漂是否知罪。薛一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一句话也说不出,判官则开始翻阅生死簿,一条条列出薛一漂的罪行。

读到一半,判官叹了口气:“你这种种罪行,打入十八层地狱都是轻的,来人呐,把他给本官压下去!”

言罢,两个凶神恶煞的阴差拖住薛一漂,将他带到了十八层地狱的入口处。判官紧随其后,并带着他把十八层地狱逛了个遍。看到那些被丢进油锅、拔掉舌头、扎在刀山上的鬼魂,薛一漂已经被吓傻了,判官在一旁叫了他半天也没反应。可他们没法处决未死之人的鬼魂,只好把薛一漂给放回去了。

天亮后,薛一漂回到了阳间,缓缓醒了过来。他一睁眼,就看到一群人正围着他大哭不止,原来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。经历过此事后,薛一漂就疯了,嘴里天天念叨着各种胡话,还说自己死了就要下十八层地狱了,家里人带他看了好几个郎中,都没效果。没办法,他们只好将其锁在了家里,直到老死。